Category Archives: 出游

健康生活


bobo同学今天表现最好,又评论又答题,积极热情,特此题首嘉奖,以兹鼓励! … 以下是答题时间:1. 桃,但不是油桃儿;2.李子;3.柿子;4.苹果;5.花椒;6.核桃。 bobo同学答对两题,最后一个,能猜到是枣儿已经很不错了。 枣树现在看起来的确也是那个样子,我姥姥家院子里就有枣树三棵,不同品种,都结了满树的枣子…还不能吃。 可惜照片被俺拍虚了,见不得人。 至于这些果子,如果不经老娘指点,俺是半个也认不出…除了桃儿,毕竟摘下来就能吃了么! 嘘! 不要提俺哪个大学毕业,不能给母校抹黑!话说,那啥不是俺的专业。 … 提到杏儿,虽然俺到的时候,杏儿已经过季,可还是去看了这株老杏树: 俺娘的奶奶亲手栽的,俺娘小时候经常骑在树上乘凉。 照俺娘的话:“那时候,这儿就是我的天地。我总觉得这地方特别大,特别宽广似的!” 姥姥家物产极大丰富,跟着俺娘,随便走两步,就能遇着好吃的、能吃的东西。 老娘一壁历数家珍,一壁连做法都直接相受,可惜被俺牛嚼牡丹一般听了,最后啥也没记住。 … 深以为老娘能够在野外随意识别各种吃食,实在是种很神奇的本领。 “那也是没办法,”老娘总结:“小时候受饿,所以漫山遍野,能吃不能吃的,全都尝遍了!” 俺始终觉得不可思议,所谓自然灾害,像姥姥家这种漫山遍野随处果子的地方,也能饥荒? “粮食都交了,又不像现在有肉,那么多人没的吃,还要下地干活儿,光这点儿果子,不等熟就被摘光了…” “光说德国的核桃果子没人摘,这儿的果子现在也都这么扔着,谁顾得上收呀,又卖不了几个钱,全成了负担。” … 没有变的,是逢农历一、四、七,乡里开集,大家把自家产的物品拿来交易: 俺总嫌老娘买的东西太多,根本吃不完。 老娘说:“那怎么办?这么一大兜西红柿(得有四五斤)才两块钱!” 集市虽然看着简陋,可是入口的瓜果蔬菜鲜肉,可以绝对放心(远亲近邻,买主卖家大多相互认识,出问题就不用混了): 这个,实在是觉着很酷: 想起一段传言,说当年有人讽刺朱元璋原配马皇后,就画一张图,里头一个女人,大脚片子,抱个西瓜,寓意: “怀(淮)西女人好大脚”。 马皇后淮西人,未曾裹脚,在当时的文人心目中,是粗鄙的代表。 现如今,俺觉着,看到女人怀抱几个西瓜,涮着大脚片子,健步如飞,那是绝对的活力与健康。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会者不难


周末回了趟姥姥家。 老娘说:“瞧你赶的这个时候,上星期杏子梨瓜刚过季,枣子核桃苹果梨又都太早,就点儿李子桃儿正当时候,运气好能见着嫩玉米!” 有点儿新鲜的李子桃儿啥么的解馋,已经不错啦。 跟老娘一起在村子里头逛一圈,重温了一下老娘的孩提时光,比如常爬的树,常摘的枣儿,常挖的野菜,以及遇到狼的地方。 顺手拍了些果树,大伙儿来猜一猜,树上结的都是啥么果子? 先易后难。 1: 这个最明显,成熟果实的自然色太半就是这样的,想要让它红润可爱,就要用到其他方法… 2: 这个也简单 3: 这个有些人一眼也能看出来 4: 这种果子上头套了防农药的纸袋儿的,根据树形和叶子也能猜 5: 这个不是水果 6:还有这个,如果不认得树叶的话,个人认为最难,因为果子都藏在叶子中间 答案明天公布…

Posted in 出游 | 2 Comments

Rheinfall(下)


光,真是很神奇的物质。同样的事物,由于光的不同角度和强度,可以带来完全不同的印象: 上游的莱茵河,水既深而成碧色,又清而能见底。加之瀑布前方水流湍急,激起白色浪花,种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唯九寨沟的水色堪得一比: 那一日,尽兴而归,路前方夕阳晚霞无限美景,但稍一回头,就看到身后乌云密布。Gaga赞:“真好,我们是朝着这美好的方向前进。”俺补充: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好与坏同时存在,关键在于选择看往哪个方向,多数时候,只要一转念,坏事就变成好事。“可是”有人说,“有时候,正好朝着好的方向是天上掉的馅饼。更多时候,选择好的方向,本身就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收工)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Rheinfall(上)


Gaga问要一起去哪儿玩儿? 俺说想去看看Rheinfall,因为:这么多年,一直觉着离得近,有大把机会去,结果一直没去。 Gaga小朋友整张脸绉成一团儿,失望道:“真没品,居然要去那地方,那什么瀑布啊,还号称欧洲最大,就那么两绺儿细水!” 然而主随客便,再不情愿,Gaga还是把队伍带往Rheinfall。 路上,Gaga小朋友还在不断对大家进行心理建设:“那瀑布真没什么好看,细细的两条儿水,看不出哪儿大,你们可别失望!” 一会儿又说:“什么欧洲最大?!我就觉得不确定,我也是道听途说,估计听得不准确。” 俺被Gaga说得疑惑起来,跟着猜疑:没准儿人家说得是莱茵河流域最大?或者是欧洲最宽?你知道,最大这个词,有很多解释… Gaga阑珊道:“也许吧,反正我不觉得那瀑布有多大!” 俺倒奇怪了:你怎么这么藐视Rheinfall? Gaga嘴角微微一撇:“岂止藐视?我是鄙视它!” 也许是Gaga小朋友的心理建设做得过于成功,极大程度的降低了大家对Rheinfall的期待。 真正见到的时候,就觉得:不错啊!挺壮观嗒!哪儿有Gaga说得那么不堪? 靠得再近些,看到清澈的水波与奔涌的水雾,越发觉得Rheinfall称得起欧洲最大。Gaga站在瞭望台上,看一会儿瀑布,笑嘻嘻回过头:“好像不止两绺水哈!你知道,我上次来的时候是秋天,可能是枯水季,真的只有两绺水注。”是啊是啊,所以说,不是人家东西不好,是你没赶上好时候!Gaga感慨:“That’s the reason why you need the right place and the right time…and the right person! Great that today we have them all!” (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Yosemite 之三


好比CNN提到中国大抵没什么好事,加州一上CCTV,尤其新闻联播,基本是因为森林大火。事实上,Yosemite的森林几乎年年有火,而火灾管控是Yosemite的头等大事。下面这片荒地就是前两年某场大火的杰作: 这一片也是过火林,只是恢复的时间稍微长些: 大火,在专业人士的眼里,并不是见坏事。相反,美国的主流看法是:大火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过程,合理利用的时候,还可以帮助森林演替更新。所以美国的森林管护往往有专门的控火策略。这种策略不是简单的防火灭火,而是通过管控放火(prescribed fire)的方式,燃烧林下灌层。木材,或者树木,在研究控火的专业人士口中,直接变成燃料(fuel)。控火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使用可控的燃烧手段,合理的分阶段、分地区的消耗燃料,以防止大面积不可控火灾出现。下面这一片林地就是经历过管控放火的林地,可以看到树干近地一米多高的地方都有燃烧过的痕迹: 管控放火的另一大作用就是促进演替。过火之后,林下土壤条件改善,林隙增大,而且高温有助于某些物种的种子发育,总而言之,好处多多。管控放火是个很学术的课题,后来到UC Merced听到报告,专门介绍如何安排每年放火的区域和面积。因为放火有个重要的限制,就是燃烧释放的浓烟量不能超过空气质量管理的相关规定。根据地形、降水、气温、森林类型等等因素,可以分析出火灾出现的高危区域。这些地区的林下灌木就是管控放火的燃烧对象,其燃烧释放的烟尘总量远远大于环保部门允许的范围。于是,为了最大程度降低大面积火灾的危险,在允许的总量限制下,每年烧多少、烧哪些地方,就成了一个拓扑问题…报告提到的模型算法都不算陌生,但是,用“放火”来“控火”,对于俺来说,是个挺新鲜的应用领域。还是很有意思! (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Yosemite 之二


一整天的暴雪之后,次日一早,天空放晴。 道路两旁的高大树木,不是松即是杉,看着很像黑森林: 车子一路盘山,山腰处有大片空地,空地后面又是森林: 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想起弗莱堡近郊的Gundelfingen: 说起来,俺见过的最大的大雪,还是06年开春儿的时候,弗莱堡那一场大雪。 弗莱堡近郊积雪之深,可直没大腿,到了Titisee,大雪可以盖过大半个电话亭。 山里很多人家的房门都被大雪封住,要等铲雪车来帮忙清除。 …在往上,视野变得宽广些,Yosemite毕竟比黑森林宏伟壮阔得多:  峭壁之下夹一道山涧,倒像是小小三峡了:    纯粹的观光贴到此结束。下回开始,稍加点儿没用的知识。(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在丽江


逛了一个下午。 城外: 城门: 玉龙: 玉河: 古镇: 水乡: 丽江,跟其他古镇相比,最大的特色在于其山与其水之间的强烈对比。 看山,那是一派恢弘壮魄,像青海的山。 看水,却是一幅婉转毓秀,似徽州的水。 两者交叠,就多了一份独特。 只是,如今至少四分之三的本地人把老房租给商户,自己则另寻住处。 大部分房子都改成铺面,卖的东西却不见的多么特殊,不是很有意思。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2 Comments

名古屋 之终


会场: 不能忘记,名古屋的主要任务是开会啊开会。 会场里每个国家几个席位。主持人说:“现在我们讨论协约当中某章某节,请需要发言的国家提交发言申请,申请时限为一分钟”。 一分钟之后,主持人说:“我这里现在有多少多少个发言申请,现在开始发言,某某国开始,接下来是某某国准备。” 某某国的代表于是发言:“我们认为某段某句应当删除,某句应当改为…,某个括弧应当除去,某个段落应当保留…” 诸如此类。 但是关键的某国,某国,以及某某、某某国,几乎不会在这种主会上发言。主会之外另外为他们准备了双边或者多边的闭门会议,真正的讨价还价都在幕后完成。 主会上冗长的“某某段删除,某某段保留”之余,照片里这位巴西帅哥的出现无疑相当振奋人心,卖相不单养眼,更兼纯正BBC英语,耳得之而成声,目遇之而为色,实造物之无尽藏也。 吃与住,是俺物价考察的两个重点,价格如图中所示(点击照片见大图),还请各自掂量。 都说日本人讲究礼节,你看人家,关门不说关门,叫“准备中”,多客气。 想起国内商场,常有围起来的空铺头,墙上写“即将开业”。后来发现这“即将开业”也有讲究,如果前头标了某某品牌“即将开业”,那便是当真要开业,如果只写“即将开业”,便是开不了业甚或刚歇业。 这叫修辞学。 上面这个是路边儿的书报摊儿,不知道买书刊有没有年龄限制? 这是书店,《射雕》《神雕》《倚天》《鹿鼎》译成日文排在架子上,跟《史记》《论语》《庄子》《韩非》搁在一起。 这楼也算名古屋标志性建筑。 现代都市都这样,日妆不胜晚妆媚。 古典建筑正相反,碧空之下堪玩味。 褪履方可入殿。 殿内素雅质朴,纤尘不染,果然是净心清修的去处。 京都的老胡同儿。 不用太多高楼,只把两三层的房子建得密一些就行。 看到人家cosplay,拍了一张,走近些待要再拍,瞧见“拍照禁止”的大标牌,只得作罢… 为什么这句话偏偏都用了汉字? 又回到吃,京都名小吃,各式各样的红豆馅儿点心,好吃不好吃,包装足够精美。 日本审美讲究素雅清淡,有些意趣很像中国江南风情。 其实中国传统并不提倡浓墨重彩,粉黛二色足矣,或丹青略施。 大红大绿大金大紫原是塞外戎狄的喜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代表中国的特色。 也许是满清入关?又或者跟张艺谋有点儿联系? … 老板起初一直没发现日本哪儿好,提起吃喝,又格外想念北京。 隔两日,终于有两点心得: 其一,如此干净的城市,街道旁却鲜有垃圾桶; 其二,这是个连过马路等信号灯都主动排队的地方。 老板因此总结:“好吧,这的确是个非常文明的社会。”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4 Comments

名古屋 之四


来说说日本,再不说该忘了。也许是日剧的原因,也许是汉字的原因,走在日本的街上,并不觉着特别陌生。名古屋就是一座常见的城市,高楼林立霓虹闪烁,市中心商场外挂着大招牌,LV,Gucci,Prada,Cartier…俺去过的大部分都市如今都这样。当然日本很干净,放眼望去,满大街的人着装都整洁体面,举手投足挺有节奏感,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假如人的关节是用螺丝来连接,那么日本人关节上的螺丝明显比中国人的拧得紧得多,行动曲线拐点突出。日本女性极少短发,偶尔几个,也都四五十岁上了年纪,剪得如俺一般短的更是没有…尽管俺最近这次头发剪出来短得自己也有些意外,但搁在北京倒还不至于显得突兀。仔裤也不怎么受年轻女性欢迎,人家太半裙子短裤,总得露一截腿在外面,偶尔有一两个穿仔裤的,也得配双长靴。加之精细的妆容甜美的声线可爱的表情…俺觉着自己比在欧洲的时候更像个外国人。饭菜或煮或炖或蒸,带油则或煎或烤,但少炸不炒。米饭为主,面食、豆制品为辅,鱼类为辅,少肉类,青菜甚少,水果甚少。吃寿司,一群人吃得乱七八糟直到老板娘看不下去而出手指点,原来倒太多酱油或是碟里留下米粒被视为大忌。城区之外高楼不多,两三层独栋住宅紧紧凑凑挨在一起,欧洲人盖一座房子的地方日本人可以盖上两三座。地铁单程2欧一趟,新干线从名古屋到京都40分钟差不多50来欧,ICE从Freiburg到Karlsruhe也就30来欧。日本真的很贵。10000日币合将近100欧却买不了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没有了,100欧在德国可以花上一个星期。当然日本人挣得也比德国人多,据饭馆里打工的上海mm介绍,大学毕业生一入职平均月工资是20多万,合2千欧,比德国平均水平高一些。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拍几张,也可能光顾着乱瞧,反倒来不及掏相机。挑了几张示意图,先搁在live album里头,下回看图说话。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8 Comments

名古屋 之三


京都不错。 无意发现从名古屋到京都的高速公车总站就在宾馆楼下,想到坐汽车还可多看看沿途风景,当即买票上车。 事后总结,实在说不出这决定究竟是糊涂还是英明。 沿途风光本来的确不错,很多地方像是黑森林,若能3个小时不错眼的看下去,倒也值得。 只不过俺瞧了一阵就睡了过去,一觉儿醒来,行程已经过去三分之二,如此一睡,便又有些不值。 汽车晃了3个钟头,耗掉小半天,逛京都的时间就没余下多少,十分可惜。 这一趟到京都,之前半点儿功课都没做,下了火车现找旅游咨询处,要得两张地图。 地图上呼啦啦一口气标着十来个世界遗产,零落分散在全城不同角落。 暴走一下午,从东本愿寺一路往北直奔京都御苑… 回程的时候才得空仔细研究地图,发现这根本不是一条理想的暴走路线。 明天回北京,留点遗憾,下次再逛。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4 Comments

名古屋 之二


爬上来八两句: 1. 寿司挺贵,普通的组合,一人份大约10多个不同的种类,差不多15欧左右,不过真好吃。 2. 食肉族的鬼子们连着吃了两天米饭团子,已经吃到眼睛发绿,仍然没找到肉吃。 3. 生物多样性的热门程度与气候变化相差不止一个量级,尽管生物多样性是应对或减缓气候变化的最关键要素。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5 Comments

名古屋 之一


成功找到会场。 见识了名古屋的地铁,没有最挤,只有更挤,北京人民绝不孤独。 照片随后再补。 … 吃了拉面,很满足。 … 刚遇见一个事儿,不说出来怕忘了。 大老板晚一天到日本,航班时间也晚,在宾馆等着老板的夺命call,等到11点还没消息,决定去宾馆前台打探情况,如果人还没到,就给他留个条儿,直接约明早见面。 到前台,对话如下: :请问XX先生入住了没有? “啊,请等一下,XX先生是吧?XX先生…啊,对不起,他还没有入住。” :(以下必须英文),Can I leave a message to him? “啊,(前台大叔暧昧笑),give m..sage?” :Yes, message, please tell him that I’ve left a message to him when he arrives… “(大叔继续暧昧笑),ok,ok,Massage…” :Waitwait, what massage? n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5 Comments

百望观山


爱情是什么的讨论且放一放,插两句题外话。 昨天去爬了趟百望山,日子本是一时兴起随便捡的,后来看日历才知道居然赶上重阳节,倒像精心安排过似的。 十多年前去CAF面试,骑车从北林过蓝旗营清华圆明园北大西苑颐和园北宫门青龙桥一路还要往西,心想,这遥远的地方待着可不得憋闷死? 结果不但就此在CAF安家,而且一待四年多。 CAF其实是个读书做学问的好去处,面对玉泉山,背靠百望山,依山傍水偏静清幽。从CAF院后的小路上百望山,往西南可以一路走到植物园、香山、乃至八大处,往西北,则可去百花山乃至妙峰山鹫峰。 当年在CAF念书工作,常有的业余活动就是上山,半山腰处有两块平坦的大石,坐在上面正好远眺昆明湖,玉泉山上佛塔则近在眼前。 有时候带着随身听和闲书上去,再揣点儿零食,就着阳光与清风吃薯片喝可乐,听听音乐看看书,自比逍遥似化外居士,无比闲适。 离开CAF之后,直到现在,这么些年再没上过CAF的后山。 那天moon提起香山红叶,忽一下想起CAF后山上火辣辣的赤红成片——看红叶,怎么能去香山?那地方看人还差不多,哪儿来的红叶?要看红叶跟俺走,俺知道看红叶的好地方。 大话虽然放了出去,但相隔六、七年,不知CAF院后上山的小路如今在也不在,心里着实没底。找CAF老友L姐姐咨询,L姐姐说应该没问题,她又帮忙联系常年上山锻炼身体的CAF老人儿,同意带俺们上山走一趟。 结果证明,山上情况虽然有变,但路依然是通的,俺们一行从CAF上山,翻两个山头,从樱桃沟进了植物园,全程两个多钟头。 给俺们向导的是CAF的老职工w先生,老先生连续15年爬山,一年365日无论天气如何从不间断,练就一副好身板,一年四季只穿跨栏背心加短裤,无论酷暑或严寒。 w先生并且典故满腹妙语连珠,走一路讲一路,印象最深的是这句:“人们需要寻找的不是美食,而是饥饿,不是舒适,而是疲倦。” 先生并且解释说:“饿的时候什么都香都好吃,累的时候在哪儿都能安睡。” moon事后总结说此次爬山令她感慨良多,引发了她休眠已久的创作欲望,俺于是决定不写太多,等着moon的高见。 再过两个星期树叶该红了,可以再去观山。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3 Comments

以管窥天


安知天之阔狭?…没心情写科普,又不愿开天窗,于是,一起看看俺的家乡。天倾——日月山:天裂——青海湖:天镜——青海湖-鸟岛:天变——青海湖-鸟岛天祈——塔尔寺-大金瓦殿:雪山:山脚:天路(互助北山森林,像极了瑞士德法语区交界处的山地):路边:天仰——(躺在地上):

Posted in 出游 | 8 Comments

走马记成都


到成都应该瞧什么? 俺只记着小时候,大约十一二岁,跟着俺爹到四川,那一趟主要去自贡看恐龙和上元灯会,回家时途径成都。俺爹带俺吃红油水饺,又去吃汤圆,最后到武侯祠,见着蓄长长白胡子的诸葛亮像。诸葛亮怎么会有那么长的白胡子?俺觉着不可思议,就问俺爹:“不是说关羽才是美髯公?怎么诸葛亮也留长胡子?还是白胡子?”俺老爹解释:“其实那时候大伙儿都留胡子,因为刮胡子不方便,诸葛亮到成都的时候已经挺老的了,胡子就变白了。”俺爹这样一解释,三国里那些英雄好汉在俺心目中的光辉形象立刻大打折扣——原来是一群长胡子老头儿!武侯祠里的诸葛亮一点儿都不帅,悻悻然跟着老爹到了茶园儿,坐在那儿百无聊赖,老爹说:“一会儿就有好东西看。”结果就见识到茶园伙计的沏茶功夫——手提一个铜壶,壶嘴一米来长,伙计就站在院子中央。周围四五张圆桌,每桌四五个客人甚至更多,要添茶就招呼一声,伙计一抬手,一注茶水稳稳落入客人茶碗,半滴不洒。一个人照顾四五桌十几二十来个客人,伙计就站在原地,只偶尔转转身,几乎不怎么动脚,好比扎了桩。一下午的茶喝得精彩纷呈。再后来的印象,就是成都火车站,赶上春运川军离乡,偌大的火车站广场上挤满了人,或睡或坐,几乎插不进脚去…将近二十年过去,这一回到成都,第一印象是这个:好气派的LV店,巴黎香街上的那家LV店跟这个比起来简直成了乡野小店。不光LV,那一街区,Prada,Gucci,Boss以及诸多俺认得不认得的奢侈品牌,明晃晃地扎成一堆儿,着实有魄力。俺们几个,不论中国土产还是德国进口——的乡巴佬儿,各自远远拍两张示意图,便识趣儿地绕开~走一路打听一路,就是奔着这个:麻辣烫啊麻辣烫,龟苓膏呀龟苓膏,还有那个双皮奶——好吃!嗯!这趟成都没白来!之后,在鬼子同事的引领之下(论起吃喝玩乐,鬼子往往比二鬼子更玩儿得转),俺们到锦里街上去品茶,顺带,那个,品美女:话说成都妹妹果然不错,站在大街上一路远望,个顶个的都相当说得过去,身材娇俏玲珑,面部线条柔和圆润,五官突出棱角分明。并且还都很会打扮,挺会穿,有品位,比北京女孩儿强得多,嗯,人比人气死人,算了,还是喝茶吧。俺们去的茶馆,是俺们鬼子同事的朋友的朋友所开,老板本人曾在德国留学,待了7年,回国之后开的这家茶馆。茶馆装修走小布尔乔亚中国风,坦白说,俺甚喜欢,尤其是两个大书架,还有画案:回国多年,老板的德语一点儿没废,大伙儿聊来聊去,一直到打烊时间都过了,若不是明天还得开会,没准儿还要再多耽搁一阵。而鬼子们参会,早已经参出充分经验,凡是中方主办的会议,拿到日程先检查最后一页——会后必然有安排。这一回也不例外:选择一,锦里,俺们头晚已经自己摸去过;选择二,熊猫基地,那还用说么,肯定去基地啊:说是熊猫基地,占地四千多公顷,根本就是个大植物园。熊猫最小的才出生几个星期,新闻联播报过的,还在保育箱里,光秃秃的像小耗子一样…不让拍照。俺们见着的熊猫并不如宣传照里或者电视上那么白雪雪地喜人,问其缘由,答案是:“熊猫脾气很大,一岁半以后喂它长大的饲养员都不敢接近,不小心惹恼了,爪子上来抓一把拍一下,甚至一口咬住,人根本受不了。所以成年的熊猫很少洗澡,洗也是远远地冲冲,不会上前去仔细清理——除非那熊猫生病了,或者,要接见什么人。我们一般要是看见大熊猫洗澡,就知道必然是上边儿又有人要来了。”

Posted in 出游 | 5 Comments

在德国-之二


22.05.2010,seepark。阳光,草地,碧空,湖水…烤肉: 以及,路边儿的吃货们: 据说这一天是三个多星期以来弗莱堡最晴朗的日子,哈,还是咱人品好!

Posted in 出游 | 13 Comments

在德国-之一


手机放进包里又掏出来充电,然后…就一直留在北京。几天里,法兰-波恩-柏林-法兰,折腾一遍。去了一个官府,一个研究所,两个大学,两个自然保护区。旅馆上网统统要额外收费,一小时4欧5欧8欧不等,绕是欧元惨跌,依然嫌贵。加之日程紧密,早睡早起,也不大有余力上网…不是玩儿消失。马上就到弗莱堡,快把烤肉预备好。

Posted in 出游 | 2 Comments

下江南-差一点


一趟江南行,照片存货还有不少。决定不思进取,继续看图说话。…坐火车去上海,和谐号。北京到上海的D字头动车多是夕发朝至,晚上10:00-10:30之间,北京南站发往上海的D字头车有三趟之多。几趟车之间的间隔很短,稍不留神都有可能上错车。进了站台,长长一列火车,十好几节车厢,全卧,满员!又不逢假期,平常日里居然能趟趟都满,有些意外。诚心诚意地说:和谐号是俺近几年来坐过的条件最好的卧铺车,舒适度和设施配备远胜过City Night Line。 一个包厢四个床位,每个床尾墙上各配一个液晶电视。电视的遥控器镶在床头,除了电视开关和频道选择,还有耳机插孔、音量调节,以及一个小床头灯。耳机也是消毒之后塑封起来,挂在床尾出的搭衣杆上。 爬到上铺,枕头垫在身后,盖上被子,想着火车上躺着忒也舒服,价格还便宜,往后去上海都不用坐飞机了…一切安顿妥当,打开电视,三四个频道播不同节目,其中两个频道放电影,一中一西。中文的里头有房祖名余文乐谢霆锋,西文的主演是Will Smith,两部片子都不错,可以一观。插上耳机——完全没有声音。以为是耳机的问题,问过列车员之后被告知是线路接触不良,整趟车的音频都不大好使。voila。车上所有视频节目都没有字幕,音频故障之后就成了彻底的哑剧,欣赏起来乐趣全无,只好放弃。不看电视,读会儿书也成。打开床头灯,灯光很亮,并且直接射向斜对面的下铺,正好照在人家脸上。灯头转动余地很小,怎么摆弄都不能把光线聚拢在自己的床头。灯泡是射灯却不甚聚光,灯罩的尺寸又短了一截,根本遮不住发散的光。有电影,没声音;有射灯,不聚光。只差了这么一点儿,和谐号上的先进配备,尤其那些振奋人心每床一个的大液晶屏,就成了一场浪费。 …俺奶奶评价什么东西中看不中用就管它叫“样子活儿”,样子活儿的通病就是“差一点儿”。回到国内生活就越发体会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差一点儿”的时代。装修豪华的卫生间,厕所门“差一点儿”正巧插不上门闩;新设计好的地铁站,站台“差一点儿”刚好比车厢矮一截…该花的钱该出的力已经投进去八九成,就因为差那么一点儿,之前的九成功夫都变作“样子活儿”,浪费得叫人心疼。说到这儿,就不得不再提一提德国,待一阵,就会发现那是一个“正刚好”的国家。机场行李车正刚好稳稳地卡在滚梯上,可以直接上下滚梯;走在山间,风景秀美想坐下歇会儿的地方正刚好有张长椅。大伙儿常说德国人设计的东西让人放心,轻便耐用,尤其是小地方细节处,平常不在意,一旦用起来,就觉得心思巧妙。一个书包,内袋里镶根绳子,正刚好挂钥匙,省得四处乱翻,外边缝两个搭扣,正刚好封住拉锁,免得拉链松脱。… 关于“差一点”和“正刚好”,弗莱堡路边儿的一众多次聊过。说来说去,还是觉得这“差一点”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必经时代。德国人走到今天,该有的都有了,当然能腾出功夫来挖空心思专门琢磨“好不好”的问题。可是在中国,人们想得其实是“有没有”——光是从无到有就已经费尽心力,尚且顾不上计较好与不好。

Posted in 出游 | 10 Comments

到燕山


欣赏完婺源的温婉秀美,来看看燕山的粗粝崔巍: 若说什么地方能够让人想起婺源,就是上面这张照片左下角道路通往的大片梯田。…猫从msn里跳出来问:周末到河北山里买苹果,一起去不?好呀好呀,吃苹果好呀。隔一阵儿,猫又说:周六早晨6点10分某地铁站集合。6点10分?!周六哎,6点集合哎…猫开始催了:去不去?去不去?已经答应好了,当然去。通州西站坐火车,许久不见的绿皮儿车,大伙儿热热闹闹打打牌吃吃零食…那个…补个觉儿什么的,就到了河北。下了火车进山,越往里走山势越险,人在山间显得格外渺小: 山路一侧有河道,太半干涸无水。同去的领队说现在是枯水期,到了夏天雨后还会河水泛滥,而且山上有泉,四季不干。看着光秃秃的石滩,总不信这里有水,直到再往前走,山峡之间不见阳光的一处弯道,看到积冰: 谷雨已过,这冰却冻得结实极了,同行里有人捡了砖块大的石头扔起来砸在冰上,嘭嗵一声,只凿出一点儿浅坑。同一条河道,继续往前,又看见另外一幅景象: 河水清且涟漪,领队说:“看,青蛙卵。”有人反对:“这不是青蛙卵,这是癞蛤蟆卵,青蛙卵是一串儿一串儿,蛤蟆卵才一团一团。”无论青蛙卵蛤蟆卵,俺都不认得,好歹是代表着春天来了。据说往年五一之前山上会开满杜鹃花,海棠花,桃花,梨花…今年的五一之前,山上只偶尔有一两树粉的白的看不清楚什么花: 今年春天来得比往年晚了两个星期,换句话说,想要看花儿,俺们到得早了。山上唯一的绿色是松树给的点缀。难怪中国文人喜欢咏松,几近垂直的赤裸岩壁之上,也只有松树才能扎根,真是顽强: 弯曲的盘山路一路蜿蜒上山,通往半山腰的山村,也是俺们晚上打尖儿,猫说要去“买苹果”的地方。去村里的路上,俺在想,是什么原因让人们选择这么辛苦地住在山上?躲避战乱?接近水源? 进村了。鸡是满山乱走的芦花儿鸡,鸡蛋是满山乱走的芦花儿鸡蛋,灶是连着里屋火炕的老灶,锅是一米直径的铁锅: 火炕很大,睡了俺们7个女生还显宽敞,很想给大炕来一张照片,无奈自打大伙儿进屋,大炕上就没清闲过。这也很容易理解,炕上热呼呼的,一旦坐/躺在上头就很难起身离开…除非…饭得了,好吃的要赶紧抢。鸡汤泡米饭最受欢迎,豆腐汤、鸡蛋、饼、粥也都遭抢,一大伙人,抢着吃才更香。临走的时候还要继续扫荡,土鸡蛋,土蜂蜜,还有山上的野菜,窖藏的苹果,各有所好,装满背包才舍得下山。 待到瓜果落地时,此处还可再去。

Posted in 出游 | 12 Comments

下江南-婺源之终


婺源这一篇,拖拖拉拉写了一个多礼拜,今天终于见底儿。该抒发的已经抒发,该评论的也略有评论,这一回长话短说,看图为主。…村小学,这楼跟俺中学时候教学楼的结构布局几乎一样,只是规模小一些。甚至楼梯左边就是教师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常放着的带拎把儿的铁皮土簸箕都一摸一样,看着很亲切:小学只有1~4年级,5年级以上的孩子都去县里读书,并且寄宿在学校。所以这个二层教学楼,学校真正只占一层。二楼有个大教室,既是学校活动室,又是法院审判点,还是婚育教室——真正多功能: 小学生教起来就是省心,ppt这种东西本来就很受欢迎,讲得内容又挺有趣,大家听得很认真。况且桌上还摆着几摞本子,都知道是奖品,于是很高兴: 本子很快发完了,没答着问题的就很失望。老师说:“没关系,还有一整盒钢笔。”然后打开盒子给大家看。听说有钢笔,大家“哇”的一声赞叹,眼睛一起亮起来,整间教室都被明亮的眼神耀得闪了一闪。后排的同学再也坐不住,纷纷站起身来,大伙儿听得更认真了: 大伙儿都开始填问卷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小朋友绞着手指头,孤零零满身不自在地坐在原地。后来知道,小弟弟今年4岁,爸妈外出打工,奶奶要务农,家里没人照看,于是跟着姐姐上学。小朋友大约还没参加过集体活动,周遭如此热闹,有些受惊,后来一直紧紧拽着姐姐的衣角,小尾巴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小弟弟: 临走前,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教室也跟俺小时候差不多。忽然发现靠门边儿的小朋友趴在自己胳膊上盯着俺瞧,像是在说再见。 再见。(收工)

Posted in 出游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