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出游

健康生活


bobo同学今天表现最好,又评论又答题,积极热情,特此题首嘉奖,以兹鼓励! … 以下是答题时间:1. 桃,但不是油桃儿;2.李子;3.柿子;4.苹果;5.花椒;6.核桃。 bobo同学答对两题,最后一个,能猜到是枣儿已经很不错了。 枣树现在看起来的确也是那个样子,我姥姥家院子里就有枣树三棵,不同品种,都结了满树的枣子…还不能吃。 可惜照片被俺拍虚了,见不得人。 至于这些果子,如果不经老娘指点,俺是半个也认不出…除了桃儿,毕竟摘下来就能吃了么! 嘘! 不要提俺哪个大学毕业,不能给母校抹黑!话说,那啥不是俺的专业。 … 提到杏儿,虽然俺到的时候,杏儿已经过季,可还是去看了这株老杏树: 俺娘的奶奶亲手栽的,俺娘小时候经常骑在树上乘凉。 照俺娘的话:“那时候,这儿就是我的天地。我总觉得这地方特别大,特别宽广似的!” 姥姥家物产极大丰富,跟着俺娘,随便走两步,就能遇着好吃的、能吃的东西。 老娘一壁历数家珍,一壁连做法都直接相受,可惜被俺牛嚼牡丹一般听了,最后啥也没记住。 … 深以为老娘能够在野外随意识别各种吃食,实在是种很神奇的本领。 “那也是没办法,”老娘总结:“小时候受饿,所以漫山遍野,能吃不能吃的,全都尝遍了!” 俺始终觉得不可思议,所谓自然灾害,像姥姥家这种漫山遍野随处果子的地方,也能饥荒? “粮食都交了,又不像现在有肉,那么多人没的吃,还要下地干活儿,光这点儿果子,不等熟就被摘光了…” “光说德国的核桃果子没人摘,这儿的果子现在也都这么扔着,谁顾得上收呀,又卖不了几个钱,全成了负担。” … 没有变的,是逢农历一、四、七,乡里开集,大家把自家产的物品拿来交易: 俺总嫌老娘买的东西太多,根本吃不完。 老娘说:“那怎么办?这么一大兜西红柿(得有四五斤)才两块钱!” 集市虽然看着简陋,可是入口的瓜果蔬菜鲜肉,可以绝对放心(远亲近邻,买主卖家大多相互认识,出问题就不用混了): 这个,实在是觉着很酷: 想起一段传言,说当年有人讽刺朱元璋原配马皇后,就画一张图,里头一个女人,大脚片子,抱个西瓜,寓意: “怀(淮)西女人好大脚”。 马皇后淮西人,未曾裹脚,在当时的文人心目中,是粗鄙的代表。 现如今,俺觉着,看到女人怀抱几个西瓜,涮着大脚片子,健步如飞,那是绝对的活力与健康。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会者不难


周末回了趟姥姥家。 老娘说:“瞧你赶的这个时候,上星期杏子梨瓜刚过季,枣子核桃苹果梨又都太早,就点儿李子桃儿正当时候,运气好能见着嫩玉米!” 有点儿新鲜的李子桃儿啥么的解馋,已经不错啦。 跟老娘一起在村子里头逛一圈,重温了一下老娘的孩提时光,比如常爬的树,常摘的枣儿,常挖的野菜,以及遇到狼的地方。 顺手拍了些果树,大伙儿来猜一猜,树上结的都是啥么果子? 先易后难。 1: 这个最明显,成熟果实的自然色太半就是这样的,想要让它红润可爱,就要用到其他方法… 2: 这个也简单 3: 这个有些人一眼也能看出来 4: 这种果子上头套了防农药的纸袋儿的,根据树形和叶子也能猜 5: 这个不是水果 6:还有这个,如果不认得树叶的话,个人认为最难,因为果子都藏在叶子中间 答案明天公布…

Posted in 出游 | 2 Comments

Rheinfall(下)


光,真是很神奇的物质。同样的事物,由于光的不同角度和强度,可以带来完全不同的印象: 上游的莱茵河,水既深而成碧色,又清而能见底。加之瀑布前方水流湍急,激起白色浪花,种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唯九寨沟的水色堪得一比: 那一日,尽兴而归,路前方夕阳晚霞无限美景,但稍一回头,就看到身后乌云密布。Gaga赞:“真好,我们是朝着这美好的方向前进。”俺补充: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好与坏同时存在,关键在于选择看往哪个方向,多数时候,只要一转念,坏事就变成好事。“可是”有人说,“有时候,正好朝着好的方向是天上掉的馅饼。更多时候,选择好的方向,本身就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收工)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Rheinfall(上)


Gaga问要一起去哪儿玩儿? 俺说想去看看Rheinfall,因为:这么多年,一直觉着离得近,有大把机会去,结果一直没去。 Gaga小朋友整张脸绉成一团儿,失望道:“真没品,居然要去那地方,那什么瀑布啊,还号称欧洲最大,就那么两绺儿细水!” 然而主随客便,再不情愿,Gaga还是把队伍带往Rheinfall。 路上,Gaga小朋友还在不断对大家进行心理建设:“那瀑布真没什么好看,细细的两条儿水,看不出哪儿大,你们可别失望!” 一会儿又说:“什么欧洲最大?!我就觉得不确定,我也是道听途说,估计听得不准确。” 俺被Gaga说得疑惑起来,跟着猜疑:没准儿人家说得是莱茵河流域最大?或者是欧洲最宽?你知道,最大这个词,有很多解释… Gaga阑珊道:“也许吧,反正我不觉得那瀑布有多大!” 俺倒奇怪了:你怎么这么藐视Rheinfall? Gaga嘴角微微一撇:“岂止藐视?我是鄙视它!” 也许是Gaga小朋友的心理建设做得过于成功,极大程度的降低了大家对Rheinfall的期待。 真正见到的时候,就觉得:不错啊!挺壮观嗒!哪儿有Gaga说得那么不堪? 靠得再近些,看到清澈的水波与奔涌的水雾,越发觉得Rheinfall称得起欧洲最大。Gaga站在瞭望台上,看一会儿瀑布,笑嘻嘻回过头:“好像不止两绺水哈!你知道,我上次来的时候是秋天,可能是枯水季,真的只有两绺水注。”是啊是啊,所以说,不是人家东西不好,是你没赶上好时候!Gaga感慨:“That’s the reason why you need the right place and the right time…and the right person! Great that today we have them all!” (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Yosemite 之三


好比CNN提到中国大抵没什么好事,加州一上CCTV,尤其新闻联播,基本是因为森林大火。事实上,Yosemite的森林几乎年年有火,而火灾管控是Yosemite的头等大事。下面这片荒地就是前两年某场大火的杰作: 这一片也是过火林,只是恢复的时间稍微长些: 大火,在专业人士的眼里,并不是见坏事。相反,美国的主流看法是:大火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过程,合理利用的时候,还可以帮助森林演替更新。所以美国的森林管护往往有专门的控火策略。这种策略不是简单的防火灭火,而是通过管控放火(prescribed fire)的方式,燃烧林下灌层。木材,或者树木,在研究控火的专业人士口中,直接变成燃料(fuel)。控火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使用可控的燃烧手段,合理的分阶段、分地区的消耗燃料,以防止大面积不可控火灾出现。下面这一片林地就是经历过管控放火的林地,可以看到树干近地一米多高的地方都有燃烧过的痕迹: 管控放火的另一大作用就是促进演替。过火之后,林下土壤条件改善,林隙增大,而且高温有助于某些物种的种子发育,总而言之,好处多多。管控放火是个很学术的课题,后来到UC Merced听到报告,专门介绍如何安排每年放火的区域和面积。因为放火有个重要的限制,就是燃烧释放的浓烟量不能超过空气质量管理的相关规定。根据地形、降水、气温、森林类型等等因素,可以分析出火灾出现的高危区域。这些地区的林下灌木就是管控放火的燃烧对象,其燃烧释放的烟尘总量远远大于环保部门允许的范围。于是,为了最大程度降低大面积火灾的危险,在允许的总量限制下,每年烧多少、烧哪些地方,就成了一个拓扑问题…报告提到的模型算法都不算陌生,但是,用“放火”来“控火”,对于俺来说,是个挺新鲜的应用领域。还是很有意思! (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Yosemite 之二


一整天的暴雪之后,次日一早,天空放晴。 道路两旁的高大树木,不是松即是杉,看着很像黑森林: 车子一路盘山,山腰处有大片空地,空地后面又是森林: 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想起弗莱堡近郊的Gundelfingen: 说起来,俺见过的最大的大雪,还是06年开春儿的时候,弗莱堡那一场大雪。 弗莱堡近郊积雪之深,可直没大腿,到了Titisee,大雪可以盖过大半个电话亭。 山里很多人家的房门都被大雪封住,要等铲雪车来帮忙清除。 …在往上,视野变得宽广些,Yosemite毕竟比黑森林宏伟壮阔得多:  峭壁之下夹一道山涧,倒像是小小三峡了:    纯粹的观光贴到此结束。下回开始,稍加点儿没用的知识。(待续)

Posted in 出游 | Leave a comment

在丽江


逛了一个下午。 城外: 城门: 玉龙: 玉河: 古镇: 水乡: 丽江,跟其他古镇相比,最大的特色在于其山与其水之间的强烈对比。 看山,那是一派恢弘壮魄,像青海的山。 看水,却是一幅婉转毓秀,似徽州的水。 两者交叠,就多了一份独特。 只是,如今至少四分之三的本地人把老房租给商户,自己则另寻住处。 大部分房子都改成铺面,卖的东西却不见的多么特殊,不是很有意思。

Posted in 闲扯, 出游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