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

悼iPhone书


清晨,半梦之中,想看看时间,摸到枕边的iphone,压home键,屏幕漆黑一片。 再压home键,仍然漆黑一片,按开关,还是漆黑一片。 没电了? 算了,先不管它。 … 接电源,屏幕没有反应。 接电脑,iTunes倒是可以识别,屏幕依然没有应。 放狗去搜,类似的故障报告有不少。 解决建议,一是home+power同时按住10秒,硬关机;二是刷机;三是维修。 试一下home+power,居然有效,重新开机之后,iphone恢复正常。 之后,就是反反复复的黑屏,直到home+power之后,依然黑屏。 … 托着黑屏的iphone,心中不是没有不舍。 确切说,还是有些伤心。 毕竟是老弟送的礼物,自己又用了一年半多。 里头的通讯录,从零开始,到现在,攒了联系人一百来个。 此外,还有尚未通关的游戏两三个,翻到一半的闲书四五本,几十首听不厌的歌儿。 按照iTunes的统计,7.08G的内存,用掉1.65G,这样的使用率,纯粹的小儿科。 太半时间只被当个(听不见的、没电的、忘记带的)普通电话来用—— 枉费一身好武艺,俺手里这只iPhone,不知道是不是也会慨叹遇人不淑? 不论如何,某一日清晨开始,它决定黑屏。 … 修是不修? … 周围一打听,才发现最近有好几个包子的iPhone都出了状况,都是用了两年多不到三年。 于是开始抱怨:原来iPhone的平均寿命超不过三年! “三年?”同事们诧异:“iPhone 5下个月就上市!谁会把一只iPhone用得超过三年?!” … 是这样的吗? 原来几乎没有人期待iPhone会是一种经久耐用的产品,原来很少有人拿着只iPhone三年不换。 iPhone自己也没这个打算吧,从iPhone 3 到iPhone 4 到iPhone 5,更新越来越快。 最好大家都盯着最新的产品,并且迅速地将手中的旧货淘汰——这是做生意。 … 可俺喜欢那种皮实的,经久耐用的东西,就像老Miele,一台洗衣机,包管用上一辈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记 | Leave a comment

熊猫


熊科,肉食动物。 这样的分类,实在是由熊猫的内脏器官构造决定的。 作为肉食哺乳动物,熊猫的小肠短而大肠平滑。 这样的设计原本是为了加速消化,便于在残余的肉类食物腐败之前将之排出体外。 改吃竹子之后,为了摄取足够的营养,熊猫的食量大增,成年熊猫每天需要18-20个小时的时间觅食、取食。大量的取食与肉食动物的消化系统结合的后果就是,熊猫,实际上,基本上是,那个,嗯…一路走,一路吃,一路臭臭的!熊猫其实也不难找,基本上,顺着臭臭的遗迹往前追踪便是。俺们那天在山上,走一阵之后,就看到了熊猫留下的臭臭,很新鲜的,就是不过几个钟头之前的: 完整的熊猫粪便大约10公分左右长,俺的手放在那儿,其意图是标识它的尺寸。大伙儿看了照片儿之后说这个不行,谁知道这只手的实际大小啊?于是又改用打火机做参照,重新拍照标记。新鲜的大熊猫粪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就是其上的粘膜组织带有粪便主人的DNA信息。通过这个DNA的鉴定,就可以知道这是哪只熊猫刚刚从此经过。王朗的范围之内,经过DNA鉴定的有30多只熊猫个体,这个数儿可以称得上是确凿无疑。除了DNA鉴定,王朗还在熊猫的频繁活动区域安置了红外照相机: 这几张都是上面这台相机记录的熊猫照片,从二月份到五月份,有不少熊猫从此地经过,有时候一次还不止一只。大家抢着用各自的数码相机翻拍红外线相机里的照片,以下是俺认为翻拍的比较不错的(单击照片有大图): 也许是心理原因,后来又去成都的熊猫基地,看到豢养的熊猫…总觉着比野外的熊猫缺几份灵性: 关于熊猫,暂时就说到这里。顺路感慨一下,qianfei最爱说:“颜是王道!”意思是,凡事外表最重要。如今越来越觉得是真理。就像熊猫,不知怎么,一下子就对了绝大多数人类的胃口,又机缘巧合成了新中国的和平使者…于是重金保护,至今风光无两。俺们去找熊猫的山谷叫做“豹子沟”,想必是各类豹子经常出没的地方。熊猫,此地还有三十多只,可是豹,最后一次有人目击,是在2002年。好几台台红外相机,除了熊猫,其他动物的照片也拍了不少,却从未拍到过任何一种豹。潜在原因有二:其一,这些相机以熊猫为目标进行安置,熊猫的活动范围可能与豹并不重合。其二,也是大家不愿接受的可能——此地已经没有豹了。话说,豹也是很美很美的啊!

Posted in 杂记 | Leave a comment

双更


自从发现wordpress绝地复生,心中一直念念。 wordpress好处多多不必细说,总之荒了可惜。 昨日既然已经请了winlive writer出山,今天索性揪着wordpress重返江湖。 折腾两个多钟头,终于把过去几个月来blogbus上的新文章转到wordpress。 又是xml,又是php的,麻烦归麻烦,却好像找回点儿当初写code的激情,麻烦得不亦乐乎。 久不动用的技艺,偶尔得晒晒,不然该贬值了。 转得不算特成功… 一是两地时间格式不匹配,文章排序稍乱,还得手调; 二是blogbus上的评论丢失,又没能转到wordpress上去。 好歹blogbus和wordpress上的两个“不懂装懂”算是同步了。 借winlive writer的光,即日起,两个blog同时开更。 国外的同学访问wordpress上的“不懂装懂 ”更快一些。

Posted in 杂记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于是,全新的开始!

Posted in 杂记 | 1 Comment

初生


俺在产房外站了一下午。十几个准爸爸加上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姑姑姨妈…几十口子人把个两三米宽的走道围得水泄不通。大伙都紧盯着一扇门,忽开忽合,心也就跟着一起一落。医生出来了进去了,护士出来了进去了,清洁的出来了进去了,连电工都进去了又出来了…老哥靠在墙边,对着手机看电子书,唐德刚唐老儿的《新中国三十年》。可巧,俺刚瞧罢《袁氏当国》。俩人聊一阵,时光呼一下,倒退九十余年。…俺爷爷给俺们讲历史,总是这样开头:“1911年,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几乎每逢说到此处,都要被俺奶奶这样打断:“你没赶上!”爷爷就顿一顿,摆摆手,示意奶奶不要打岔:“到了1919年,五四运动,那一年,中国历史上最关键的一年…”奶奶什么时候轻易顺从过爷爷的指令?于是:“啊,对,那一年,你妈妈把你给生了出来。”这样的说话,小时候一遍一遍重演, 俺由此知道1911年辛亥革命,1919年五四运动,以及,爷爷生于1919年。严格说起来,五四运动爷爷也没赶上,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是那年腊月,要跑的都跑了,该放的也放了,只是青岛还不回来。很多年以后,俺才明白为什么爷爷要一遍又一遍地跟俺们讲他出生的那一年,强调那一年那场运动的重要——因为这就是爷爷对于自己的初生所仅有的全部信息。荒乱的年代,一家人四处避祸求生,病的病散的散,没见过父亲,十几岁又没了母亲,关于自己的来龙去脉,爷爷其实说不清。…说来辛酸,还是不提《袁氏当国》的前前后后了罢。来讲讲《新中国三十年》。…奶奶最喜欢讲的故事,是解放军进天津。那天是爷爷生日,奶奶大着肚子在厨房煮面条儿,长生面。刚揭开锅盖要捞面条儿的时候,就听见嗖~一声过去,窗子破了,窗台上的粉盒儿应声弹起,噗得一下,撒的满屋子都是香粉。奶奶想:坏了,我这锅面条要吃不了了,怪可惜了的…街坊们已经喊起来了,快进防空洞。奶奶端起自己的面条儿锅就往防空洞里跑,顺着人流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进了防空洞,还端着那锅扑了香粉的面条儿。爷爷上班还没回来,奶奶担心得不得了,又盼他赶紧回来,又怕他着急往家赶。也不知过多久,外头似乎消停一些,又急又怕之间,爷爷也到了防空洞。见到爷爷,奶奶又想起那锅面条儿。面肯定早要不得了,奶奶伤心得不行,想不明白自个儿连家都不要了,端一锅吃不了的烂面条跑了大老远干啥?爷爷就赶紧安慰,面条不面条的不打紧,奶奶和肚里的孩子都平安最重要。后来保甲长来征夫,要求每家每户出一个壮劳力去给国军帮忙守城门,有钱的可以掏钱,两块大洋就不用出人,没钱的出力。爷爷跟着去守城门了。城门打得热闹,城里头倒不飞炮弹了,大伙儿都惦着自个儿的家当,纷纷离开防空洞,奶奶又端着那面条锅回了家。奶奶说:“这一宿,怕啊!”天快亮的时候,爷爷回来了,装死人偷着爬回来的。再然后,就听见外头又打炮,不对,是放鞭炮,保甲长挨家招呼:“解放喽,迎接解放军喽~~”(保甲长是那个征夫的保甲长吗?)是啊,就这一个保甲长。奶奶爱用这句话给整个故事结尾:“那时候的解放军,真好!又有礼貌,又规矩,真是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喝口水还说‘谢谢’!”对了,奶奶端着面条锅跑进防空洞的时候怀着的那个孩子,自然就是俺爹。…《新中国30年》之后的三十年,是俺们都熟悉的三十年。紧接着,产房的门开了,大夫喊:“**,儿子!”俺哥说:“哎呦,儿子~”

Posted in 杂记 | 21 Comments

快乐


俺们请了三个保护区一共二十来位一线人员参加俺们组织的培训,老师是德国的同仁。熟悉德式Seminar的同学们应该知道这种以学生为主角,教授在一旁辅助的讲座形式,其成败关键在于学生的参与程度。为了提高大伙的积极性,俺们请大伙儿先一起做游戏,带点儿竞争,带点儿玩笑,带点儿启发性。游戏真是好东西,大伙儿一下子就玩儿high了,对着几个老外也不别扭了,领导面前也不敛着了,兴奋之余,发表个人意见格外踊跃。问到大伙儿对游戏的看法,请大家任意提出游戏成败的影响因素的时候,第一个被多数人齐声提名的要素是——“快乐!”继续推导下去,当一件事做起来能让人感觉到“快乐”,那么这件事的进展就会顺利很多。很幸运,这一回俺们成功的把“快乐”延续了一整天,大家都发现分析保护区的“保护目标”以及它们的种种脆弱性原来可以是这样好玩儿。这话题很学术、很严肃,但也同时很现实、很有趣。学生们学得有趣,老师们也很享受这种成就,所以一天的分组讨论之后,每个小组都建立起强烈的认同,真正成了一个小组。俺们同事们配合默契,互补长短,一切顺利。这样的工作,做起来非常非常非常快乐!

Posted in 杂记 | 4 Comments

老区


井冈山,明天出发,三天。

Posted in 杂记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