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扯

Princess Agents: Sweet Lin&Zhao interactions and Season II status


I’m slowly picking up the recap after a long break since the Chinese new year and a super busy spring. Though the whole story has already been concluded by NINJA REFLCTION following the link Ninja Reflction: princess-agents-novel-ending-translation-last-part.  Other parts can be easily fou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读书 | 23 Comments

Next update will come in Nov.


I’m on a field trip and is occupied by works, there is no chance for me to sit in front of the laptop and type words in these days. I’ll try to manage the next update by next week af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 4 Comments

This week’s recap update is postponed to Fri.


Dear PA lovers, I’ve been occupied by a deadline on work in the past and this week. The recap will be updated by this Friday (26.Sep).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Posted in 闲扯 | 5 Comments

21岁微胖美女


必须隆重推荐:21岁是心理测试得出的心理年龄;微胖是上称之后数据反映的结果;美女是在韩国逛几天之后的结论!——据说已经堪破人间情事的俺的亲爱室友sugar小朋友是也。还是看得不要太破才好!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早点


最喜欢的还是豆腐脑油条什么的。小时候,逢星期天清早,总有人挑着担子到院儿里来卖豆腐脑儿。挑担子的托着长调儿吆喝:“豆腐脑儿嘞~豆腐脑儿~…买~豆腐脑儿嘞豆腐脑儿!”声音又脆又亮,扬长着划破清晨的寂静。听到吆喝,奶奶就会说:“卖豆腐脑的来了,7点了,得赶快去,晚了人家卖完了。”立刻从被窝里爬出来,套上衣服,等着奶奶掏出两块钱,端个搪瓷的深盆儿往楼下跑。搪瓷盆儿是鸭蛋青色,只在盆口儿刷一圈儿深棕的边儿,四周圆溜溜的没有把手。等着买豆腐脑儿的已经排了长队,一点儿一点儿往前挪,直担心前面的人买得太多了。好容易到了担子前。左边一个木桶,敞着半边儿盖,桶里是蒸好的豆腐脑儿,热腾腾白嫩嫩的,飘着豆香。右边一个篮子,有个小号木桶装着打好的卤儿,还有几个小盆儿装紫菜海米香菜,外加一小瓶香油。用木勺儿把豆腐脑哙进搪瓷盆儿里,两勺儿算一碗,三碗已经装满大半盆。再浇三汤勺卤儿,按需求撒海米香菜,最后淋圈儿香油…挑担子的一边儿忙一边儿还不忘打招呼:“三碗?再来一勺儿(额外赠送)!多点儿海米?跟奶奶问好!满满一盆,好烫,只能用指头尖儿勾着盆边儿,一步一步小心往家挪,不然会洒出来。三碗,已经足够一家老小六口人的早点。…后来,搬家了,还老惦记着挑担子的那家豆腐脑儿。再后来,听说原来的老院儿管理也严格了,禁止小贩出入叫卖了,卖豆腐脑的应该也去不了了。…差不多好吃的豆腐脑儿,是十多年后,在CAF小东门儿菜市场里的早点摊儿遇上的。早点摊儿,油条油饼油糕麻团儿豆腐脑儿豆浆馄饨大米粥小米粥紫米粥绿豆粥茶叶蛋小笼包…那时候也不觉着有什么了不起,直到出了国,才知道这种早点摊儿的好处。再回到北京,发现早点儿摊儿几乎消失了。地铁口儿偶尔还有卖煎饼果子或者鸡蛋灌饼的,也已经很少,但是早点摊儿遍寻不着。豆腐脑儿,油条,长久吃不着了。酒店餐厅里偶尔有豆腐脑和油条。油条切成十公分长的小段儿,泛着光洁的淡金色,豆腐脑装在骨瓷小碗儿里,瞧着极精致。只是油条不脆,豆腐脑儿没了豆香。…今天一早在hlg,看到久违的早点摊儿。蜂窝煤炉子上坐着滚热的油锅,现炸的油条,后头一排保温通,分别装豆腐脑儿豆浆各式粥汤。买豆腐脑儿的时候,太息了一句:好久没遇着早点摊儿了。摊主一边忙碌一边笑:“是啊,城里头房租贵,一个月两三千,卖早点总共才挣多少钱?所以城里没法儿做。”“再说那边儿城管也管得严,像这个,蜂窝煤炉子,不让用,煤气多贵啊,小本儿生意,吃不消。”“这儿,就算管得不严,还能凑合干一干,要是管起来,也长不了。”…这豆腐脑儿,可是几年来吃到的最地道的豆腐脑儿,嫩滑的豆腐,带着豆香。四碗豆腐脑儿两杯豆浆四根油条俩茶鸡蛋,总共14块钱,还多送了根儿油条。当然会有人质疑什么食品安全地沟油的问题,可是,眼下,全中国有谁当真没吃过地沟油呢?所以,管他的,吃了再说。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妇女同胞


sugar说:为什么我不光要叫你起床,还得催你睡觉? moon说:最近情绪低落,决定惩罚自己,所以晚上吃了一个状元肉饼还吃了个冰淇淋。 yz姐说:对你的手机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不过这一阵儿似乎有所进步! wq说:就剩下对偷懒还有兴趣。 阿y说:记不记得咱们买过一瓶儿臭豆腐,咱俩一人尝了一块,后来全走廊的人都过来问‘什么东西那么臭?’ yuanyuan说:所以我现在天天用臭豆腐兑水洒一点儿在走道,隔壁那群老外就再也不大半夜在走廊里抽烟喝酒了。 ll说:国庆来吉安玩儿吧,我这儿的竹林可好了。 meimei说:ll说让去吉安找她玩儿,我说她要是给报销火车票我就去。 ss说:我什么时候到北京合适啊?可以小混一阵。 qianfei说:ss什么时候到北京啊?一起出来混混。 qj说:ss到北京,sy也要来开会,要是能一起聚聚就好了。 猫说:我从尼泊尔回来啦… … 伟大的妇女同胞!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孔子的话


鬼子们也常引用。 比如那天俺们大大boss演讲,就专门准备了一句孔夫子的名言,用来表达她对自己几年中国经验的总结: “Die Erfahrung ist wie eine Laterne im Rücken; sie beleuchtet stets nur das Stück Weg, das wir bereits hinter uns haben.” 这样的话,饶是专业出身并有多年翻译经验的同事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把它跟《论语》中的任何一句对应起来。 只好说成大白话:“经验好比挂在身后的一盏灯,只能照亮已经走过的那一小段路。” 结合上下文,大大boss想说的大约是个“继往开来”的意思——过去只是一小部分,未来还很有盼头儿。 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解都不像是孔子能说得出来的,因为老夫子最最看重的莫过于先人的经验。 而“挂在身后的一盏灯”,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基本上这是对于经验的一种否定的态度。 类似的看法,搜肠刮肚,只想到老子有个“迹岂履哉?”的质疑[1]。 硬拿“Die Erfahrung ist wie eine Laterne im Rücken”跟“迹岂履哉”去攀关系却也牵强的厉害。 放狗去搜,找不到任何跟这句德文对应的中文。 无奈之下换成英文,找experience, lanter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理想 的下午


从3点钟开始。 11点来钟的早午餐之后,美美的一个回笼觉,到3点钟起身。 Sugar出门Party去了,屋里静悄悄,只有冰箱喀拉拉启动的声音。 手机落在yz姐姐家,约好了晚上才去见面取回来,不用担心未接的电话。 ——接下来的几个钟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了。 煮了咖啡,吃两块饼干,环顾四周,决定洒扫庭尘。 听点儿什么音乐好呢? 虾小米的首页上,看到这样一张CD封面: 点开来听: 嗯~不错! 老哥说俺喜欢太半都是咖啡馆儿音乐,懒洋洋地让人昏昏欲睡。 谁说不是呢。 灰尘从床头擦起,书架,桌子,窗台,餐桌,厨房,阳台,地板,直到卫生间。 屋子渐渐飘起清洁剂的淡香,一切恢复成本来该有的摸样… 可趴开看书的桌面,可以光脚走过的地板,心中充满成就感。 重要的是,听到了找了许久的一首曲子: 去年卷着铺盖回国的时候,在飞机上听到这曲子,印象很深。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午后重逢,十分欢喜。另外,Gontiti,这支无意间发现的日本双人吉他组合,实在是很值得推荐啊!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献歌


公司活动,要求各组都得出节目。 俺们唱这个: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Y4ODE2MTAw/v.swf 老板并偕同全家倾情奉献小短剧,表演开篇“要睡觉”的那一段。 总共练了两次,居然挺像模像样。话说,现如今混中国的鬼子们,出去点个菜什么的,绝对小case。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生物钟!


似乎挺靠谱。 早晨睡到自然醒,差不多总是7点钟。 赖一阵,8点起身,从容早餐,出门上班。 … 也有失灵的时候。 那天早晨自然醒,看表,Uhlala地已经8点半钟。 从床上弹起,洗漱完毕,整装待发。 临出门时再看表…再看表…打开电视看新闻频道…7点55分。 sugar出差不在,华丽丽地居然就看差了一个钟头,硬把7点半看成是8点半。 … 另外一种状况。 就是直到sugar来敲门大叫: “糟糕糟糕,8点半8点半,睡过啦睡过啦,赶快起赶快起,咱们俩都睡过啦!” 有sugar在那儿,高调地,每句话都说两遍说两遍——这次是真的8点半。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甲乙丙丁


王家卫的《堕落天使》里金城武有句台词很有名,差不多是这样说:“每一天你都会跟很多人擦身而过,而那个人可能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所以我从来不会错过任何跟人家摩擦的机会。”呃~这个比喻不甚贴切,换一个。…张学友唱过一首《甲乙丙丁》,歌词里唱:“我们只是路人甲乙丙丁,在这花花世界集体游戏,难得好天气,何不你对我我对你敬一个礼!”或者:“难得有的好心情,突然放晴的天气,仿佛爱情随时可能出现,仿佛每张脸孔都很顺眼。”http://www.xiami.com/widget/0_64523/singlePlayer.swf 每一天你都会跟很多人擦身而过,那些人可能只是甲乙丙丁,也可能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何不你对我我对你敬一个礼!记某位好心的甲乙丙丁,并再一次表示感谢!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人体工厂


Gynaecology,虽然挂着ecology做后缀,却原来是“妇科”的意思,跟“生态”并不甚相关。 虽然只识半边儿字的闹了误会,却也误打误撞地看到这个: 这种图的特点就是——只有德国人能想得出来。 作者Fritz Kahn,以他名字为域名的网站上写:被崇拜,被驱逐,被遗忘——再被重新现。本行妇科医生的Fritz,却是著名的科普作家,尤其擅长用机械结构来描绘人体功能。1920年代,他的系列巨著《人的生命》曾经享誉世界。 30年代,他的著作被纳粹封禁,做为犹太人,他的后半生自此在流离中渡过。 受爱因斯坦相帮,他移居美国多年,毕竟故土难离,终老于瑞士。 在德国,Fritz Kahn被雪藏,直到最近,才重为新生代的历史学者和设计师们所认识: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A5NDI1ODE2/v.swf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秋乏


就是懒呐。 别说人了,连天都懒得变一下。 阴沉沉地懒了俩仨礼拜了。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十五的月亮


很难见面啊。 北京也挺奇怪,逢中秋阴天倒像是条儿惯例。 运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十六的月亮,还宽慰地说:十六的月亮更圆。 点儿背一些,就是十四十五十六直到十七八都阴云密布,连个月亮边儿都瞧不见。 印象中,好像就没瞅着过北京的中秋之月。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后浪


当年一起混B.K.的同志们,下一代已经纷纷追赶上来啦:     小朋友们个个儿水汪汪,粉嫩粉嫩地,照片上表达的不好,纯粹是摄影技术的原因。 青梅竹马要赶早,一女多男的态势必须及时营造。 小帅哥们要赶紧努力啊! ps:究竟谁是谁的后浪,请对号入座,自行猜测。

Posted in 闲扯 | 1 Comment

树新风


是个挺常见的标语,通常跟“讲文明”、“促发展”什么的连在一起。 前一阵儿同事拿这三个字儿出字谜,提示是用英文。 想了半天,从build new tree一路连系到wind energy,完全不沾边儿。 同事又给新提示,让一个字一个字的用英文对照。 就变成Tree, New, Wind,还是拼不出个完整的意思。 同事终于被俺绕得不耐烦,提点到,风不是刮风的风,而是蜜蜂的蜂。 哈!原来是Tree New Bee 啊!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树新风就成了俺们办公室的口头禅。 一会儿“得了,别再树新风了”,一会儿“看,又在那儿树新风呢”。 … 从昨天开始,过马路的时候,人行横道两边专门站两个人,拉一串儿小旗儿。 以为有什么活动呢,观察一会儿才发现是在约束行人。 红灯亮,人行横道两边儿的人一抻,那串小旗儿就绷直了升到一米来高,所有行人都拦在旗儿后头,等待红灯。 绿灯一亮,两个人手一松,那串小旗儿就耷拉到地上,行人就可以通行,穿过马路。 今天发现,有这种人工管控设施的路口还真不少。 心说这可真是,每个人行横道马路两边儿各配两个人,这要是所有路口儿都管起来,可算解决就业大问题了。 … 晚上无事,想着干脆去理个发得了,跟理发店一约,人说: 不好意思,这两天文明朝阳 ,我们店歇业,中秋以后再开张。 这事儿闹得,怪道说过马路的时候都有人一边儿一个守在那儿抻小旗儿了呢,原来是文明朝阳呐。 美容美发什么的都歇业,三里屯的钢管儿艳舞倒照跳不误。 … 这才叫树新风! ps:念不准的话,听着也像失心疯。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寻找春天


李春天的春天,虽然只是挑着看了一些,可是有两个情节十分打动人心。其一,是李春天躲避钦慕者追求的追求,被梁冰撞见,算是帮李春天解了围。后来两人聊天,梁冰说:“原来你也是有人追的嘛!”李春天乐,说:“当然了,我不也就是嘴大点儿,毛儿稀点儿,身子胖点儿,面相老点儿…”聊起自己的追求者,李春天这么说道:“可能好多人都看着我们真挺合适的,年龄相当,学历相当,个头儿般配,又在一单位,按理说肯定觉着:就你们俩吧,也别再挑了,真的。”“但我觉得那种感觉特不好,就跟挑什么似的,就条件差不离儿就行了,就凑合过吧,就这么结了婚吧,然后守着就一辈子…”“我觉着特没劲!真的!要那样儿我还不如自己过一辈子呢。”说这话的时候,李春天已经38岁了,她说这些,说明是很认真的考虑过最坏的后果。…其二,是结局的时候。李春天自己在外边儿喝酒,然后给自己的闺蜜发了一条短信,这样写道:“打开手机,想和人聊聊天儿,知道你不方便,但只能是你。…我一辈都不会嫁人,不会结婚了。真的,这是我今天做的最后的决定。”短信发出,渐渐释然的李春天又缓慢地随着热闹的人群快乐起来…结局是美好的,说它是意淫都可以,却也顺理成章,更像是李春天应得的。…在第一个情节里,听完李春天的一席话,梁冰评论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吗?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你一直在等待一场爱情…”他的这句评论,说中了许许多多李春天之类的高龄(82~72年生人)剩女的内心。这批人,太半并不执着于房子票子车子,也未必要求多好的相貌体型,可是一般的看起来条件合适的人,却也难让她们称心。不紧不慢的也好,着急迫切的也罢,其实心底里都不肯稍作妥协,一定要找到所谓的“感觉”。这“感觉”,大约就是梁冰所说的“爱情”。坚持找“爱情”的女孩子,这世道,实际真的已经不多了。跟85、86的后辈们聊天儿,人家的条件一、二、三、想得不知道有多具体多现实,往往被说得目瞪口呆,深感落伍。可是,这样的坚持,虽然有些作茧自缚的傻气,却也是一种珍贵的品质。俺总认为,只要真正相信自己需要的“感觉”,只要真正相信,那样的“感觉”就会来敲门的。与包子们共勉。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二鬼子 之刀俎与鱼肉


难得yh兄雅兴,写了长长一篇评论,却苦于blogbus评论200字的限制,发不上来,只得明珠暗投,贴到wordpress上去。 现在把它搬过来: … 鬼子的傲慢是在百多年来的优势地位上建起来的,源于优越感。傲慢的鬼子的傲慢与对方是否也傲慢或者谦虚或者只谈钱或者谈别的什么没有多大关系。事实上习惯了傲慢的人都这样:对方越谦虚,反而导致傲慢者更加傲慢。这个很自然,没有办法避让,也不需要避让。 其实也有不傲慢的鬼子,但多年的优势地位造就的优越感让就算谦虚的人也要在面对长期处于劣势地位的对方时不经意地傲慢起来。 不过,其实合作这玩意,重点其实不在傲慢不傲慢,却是要实在。只要实在,就算傲慢,也让对方信服。否则就是虚伪;就是揣着点儿钱来,谈合作却不诚恳;就是这费那费,里外里钱又全回到鬼子自己身上去了。 其实也不完全是那点钱。国人提供的研究样本,合作环境,诸多案例等等等等,这些对于研究、学习、实验原有知识在不同的环境下更新出的知识、提升管理水平、拔高专家见解又有多少价值? 这些研究学习实验成果知识当然会被专家们就像把钱轻飘飘又带回去似得,也轻飘飘地带走。 而这些老知识新成果在传授时无耐心,合作时又少实在的情况下,那是留不下多少来的。中国人又不是非洲人,你不来点实在的,他们哪有那么容易就被蒙? 所以俺揣摸着,国人就应该有点制造软硬钉子的精神,见缝插钉子,不仅让那钱实实在在地留下来些,更让新老知识见解水平这些看不见的成果也留下来些。这才是实在的合作 … 如果没理解错,yh兄的核心思想有两个: 1. 鬼子的傲慢是骨子里的,是真傲慢,无论你怎样做,他都是傲慢的。 2. 国人的抵触主要还是因为鬼子缺乏诚意,所以给他们碰些钉子是应该的。 … 只能部分同意这样的观点。 首先,鬼子的确是傲慢的,但是鬼子也很懂得尊重他们认为值得尊重的人。 而所谓的尊重,不是要求人家给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 要让傲慢的鬼子收回高昂的额头,你得有些拿得出手的作为,比如敬业,比如专业,比如坦诚,比如热情。 样本和资源什么的,在鬼子看来属于上天的赐予,并不能成为赢得尊敬的资本。 关于这个,俺有切身体会。 去年差不多这时候,几个鬼子到某保护区考察,首先惊艳于当地丰富的物种,其次折服于保护区一线工作人员的专业素养。 其印象之深,直到一年后提起,鬼子还在为由于语言障碍导致无法直接与保护区的同仁们直接交流的遗憾感到深深的惋惜。 对比考察前后鬼子们的态度,真正从倨傲变尊敬,而且由衷的赞叹,直接说想不到中国的同仁们把自己的工作做得这么好。 简单讲:功夫下到了,成就摆在那儿,不怕没人识货。 其次,来说说诚意。 合作必须是互惠的,没好处的事情鬼子干嘛颠儿颠儿的跑来又送钱又出力?所以鬼子有所图是必然的。 可国人也没必要就因此觉得自己被人家占了便宜,收钱收力,借机把该学的东西学了,要办的事情办了,不失为明智之举。 如果说,国际会议邀请国人领导出席讲话,领导要求鬼子给出场费,这样的情形,怎么算诚意,怎么让鬼子尊敬? 在鬼子看来,给领导出场费,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明摆着把领导当雇员,等同绝对的大不敬,谁敢这么干? 所以诚意也是双方的 ,想要对方的诚意,总得自己也有所跟进才是吧? 有来有往合作才能成局,总靠单方面表达诚意,却得不到回应,谁有那么大的耐性?更何况傲慢的鬼子。 总而言之,做为一年多工作经验的菜鸟二鬼子,俺的观感是: 自李鸿章以降,百余年来,国人在对西方外交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心态,至今依然。 老李当年以夷制夷,勉强争取的外交平衡,其基本手段就是把自己当肉饵,诱得列强们为争肉而相互牵制,以求瞬息保全。 到现在,国人徘徊于极端自大与自卑之间,其变化无非是把自己从降价冻肉升级为极品鲜肉,谁出高价就给谁一块儿。 ——可还是“我为鱼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二鬼子 之傲慢与偏见


最近越来越觉得,国人与鬼子合作,真正是充斥着傲慢与偏见。国人觉着鬼子很傲慢,揣着点儿钱来谈合作,却不诚恳,管理费专家费培训费实报实销,里外里那点儿钱又全都花回到鬼子自己身上去。鬼子觉着国人很傲慢,不谈工作只顾着谈钱,却不诚恳,这条件那要求东挑西捡又善变,说来说去就盯着钱除了钱其他一切都不算贡献。国人很气愤,认为鬼子紧护着自己的腰包儿,完全缺乏源于鬼子的信任,而这一切都是出于鬼子的傲慢。鬼子很郁闷,委屈自己一番热情总对着冷脸,完全缺乏源于国人的信任,而这一切都是出于国人的傲慢。双方充斥着认为对方十分傲慢的偏见,又得拧在一块搞合作,其进展的难度可见一斑。…作为二鬼子,夹在中间说两句实在的:国人心态的确不够健康,什么专业的事情全部搁在一边,卯足了心思谈钱。其实鬼子出钱出力,国际一流的专家请来,世界先进的技术带来,这些东西的价值真是很难简单用金钱衡量。国人不谈专业只谈钱的态度,很容易令鬼子相信国人只是贪婪,并缺乏对于专业的兴趣,是以看低国人,并在言行之间表露出这种轻慢。鬼子的心态也不够平和,还是一副救赎者姿态,颐指气使地总以为自己是来施舍。实际国人现在并不缺钱,出钱多少表达的就是份合作的诚意,想跟国人合作的多了,此花不开彼花开,不是非谁不可。鬼子防贼似的小心谨慎,加之难以掩饰的不耐,直接刺激国人的神经并遭致强烈反感,于是制造种种软硬钉子给鬼子碰,令其寸步难行。…你来我往之间,种种偏见积累,双方便愈发的表现得傲慢,傲慢就成了事实,而不再是各自对对方的偏见。既成事实的傲慢,已然冰冻三尺。想要破冰?从何而谈?

Posted in 闲扯 | 1 Comment

生物钟?


想看时间的时候,去瞟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钟,经常能看到这样的组合: 11:11; 12:12; 14:14; 17:17; 最常见到的是11:11,有时候甚至一天两次,11:11,11:11 PM。 难道这就是准确的生物钟?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