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扯

Princess Agents: Sweet Lin&Zhao interactions and Season II status


I’m slowly picking up the recap after a long break since the Chinese new year and a super busy spring. Though the whole story has already been concluded by NINJA REFLCTION following the link Ninja Reflction: princess-agents-novel-ending-translation-last-part.  Other parts can be easily fou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读书 | 17 Comments

Next update will come in Nov.


I’m on a field trip and is occupied by works, there is no chance for me to sit in front of the laptop and type words in these days. I’ll try to manage the next update by next week af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 4 Comments

This week’s recap update is postponed to Fri.


Dear PA lovers, I’ve been occupied by a deadline on work in the past and this week. The recap will be updated by this Friday (26.Sep).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Posted in 闲扯 | 5 Comments

21岁微胖美女


必须隆重推荐:21岁是心理测试得出的心理年龄;微胖是上称之后数据反映的结果;美女是在韩国逛几天之后的结论!——据说已经堪破人间情事的俺的亲爱室友sugar小朋友是也。还是看得不要太破才好!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早点


最喜欢的还是豆腐脑油条什么的。小时候,逢星期天清早,总有人挑着担子到院儿里来卖豆腐脑儿。挑担子的托着长调儿吆喝:“豆腐脑儿嘞~豆腐脑儿~…买~豆腐脑儿嘞豆腐脑儿!”声音又脆又亮,扬长着划破清晨的寂静。听到吆喝,奶奶就会说:“卖豆腐脑的来了,7点了,得赶快去,晚了人家卖完了。”立刻从被窝里爬出来,套上衣服,等着奶奶掏出两块钱,端个搪瓷的深盆儿往楼下跑。搪瓷盆儿是鸭蛋青色,只在盆口儿刷一圈儿深棕的边儿,四周圆溜溜的没有把手。等着买豆腐脑儿的已经排了长队,一点儿一点儿往前挪,直担心前面的人买得太多了。好容易到了担子前。左边一个木桶,敞着半边儿盖,桶里是蒸好的豆腐脑儿,热腾腾白嫩嫩的,飘着豆香。右边一个篮子,有个小号木桶装着打好的卤儿,还有几个小盆儿装紫菜海米香菜,外加一小瓶香油。用木勺儿把豆腐脑哙进搪瓷盆儿里,两勺儿算一碗,三碗已经装满大半盆。再浇三汤勺卤儿,按需求撒海米香菜,最后淋圈儿香油…挑担子的一边儿忙一边儿还不忘打招呼:“三碗?再来一勺儿(额外赠送)!多点儿海米?跟奶奶问好!满满一盆,好烫,只能用指头尖儿勾着盆边儿,一步一步小心往家挪,不然会洒出来。三碗,已经足够一家老小六口人的早点。…后来,搬家了,还老惦记着挑担子的那家豆腐脑儿。再后来,听说原来的老院儿管理也严格了,禁止小贩出入叫卖了,卖豆腐脑的应该也去不了了。…差不多好吃的豆腐脑儿,是十多年后,在CAF小东门儿菜市场里的早点摊儿遇上的。早点摊儿,油条油饼油糕麻团儿豆腐脑儿豆浆馄饨大米粥小米粥紫米粥绿豆粥茶叶蛋小笼包…那时候也不觉着有什么了不起,直到出了国,才知道这种早点摊儿的好处。再回到北京,发现早点儿摊儿几乎消失了。地铁口儿偶尔还有卖煎饼果子或者鸡蛋灌饼的,也已经很少,但是早点摊儿遍寻不着。豆腐脑儿,油条,长久吃不着了。酒店餐厅里偶尔有豆腐脑和油条。油条切成十公分长的小段儿,泛着光洁的淡金色,豆腐脑装在骨瓷小碗儿里,瞧着极精致。只是油条不脆,豆腐脑儿没了豆香。…今天一早在hlg,看到久违的早点摊儿。蜂窝煤炉子上坐着滚热的油锅,现炸的油条,后头一排保温通,分别装豆腐脑儿豆浆各式粥汤。买豆腐脑儿的时候,太息了一句:好久没遇着早点摊儿了。摊主一边忙碌一边笑:“是啊,城里头房租贵,一个月两三千,卖早点总共才挣多少钱?所以城里没法儿做。”“再说那边儿城管也管得严,像这个,蜂窝煤炉子,不让用,煤气多贵啊,小本儿生意,吃不消。”“这儿,就算管得不严,还能凑合干一干,要是管起来,也长不了。”…这豆腐脑儿,可是几年来吃到的最地道的豆腐脑儿,嫩滑的豆腐,带着豆香。四碗豆腐脑儿两杯豆浆四根油条俩茶鸡蛋,总共14块钱,还多送了根儿油条。当然会有人质疑什么食品安全地沟油的问题,可是,眼下,全中国有谁当真没吃过地沟油呢?所以,管他的,吃了再说。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妇女同胞


sugar说:为什么我不光要叫你起床,还得催你睡觉? moon说:最近情绪低落,决定惩罚自己,所以晚上吃了一个状元肉饼还吃了个冰淇淋。 yz姐说:对你的手机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不过这一阵儿似乎有所进步! wq说:就剩下对偷懒还有兴趣。 阿y说:记不记得咱们买过一瓶儿臭豆腐,咱俩一人尝了一块,后来全走廊的人都过来问‘什么东西那么臭?’ yuanyuan说:所以我现在天天用臭豆腐兑水洒一点儿在走道,隔壁那群老外就再也不大半夜在走廊里抽烟喝酒了。 ll说:国庆来吉安玩儿吧,我这儿的竹林可好了。 meimei说:ll说让去吉安找她玩儿,我说她要是给报销火车票我就去。 ss说:我什么时候到北京合适啊?可以小混一阵。 qianfei说:ss什么时候到北京啊?一起出来混混。 qj说:ss到北京,sy也要来开会,要是能一起聚聚就好了。 猫说:我从尼泊尔回来啦… … 伟大的妇女同胞!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

孔子的话


鬼子们也常引用。 比如那天俺们大大boss演讲,就专门准备了一句孔夫子的名言,用来表达她对自己几年中国经验的总结: “Die Erfahrung ist wie eine Laterne im Rücken; sie beleuchtet stets nur das Stück Weg, das wir bereits hinter uns haben.” 这样的话,饶是专业出身并有多年翻译经验的同事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把它跟《论语》中的任何一句对应起来。 只好说成大白话:“经验好比挂在身后的一盏灯,只能照亮已经走过的那一小段路。” 结合上下文,大大boss想说的大约是个“继往开来”的意思——过去只是一小部分,未来还很有盼头儿。 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解都不像是孔子能说得出来的,因为老夫子最最看重的莫过于先人的经验。 而“挂在身后的一盏灯”,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基本上这是对于经验的一种否定的态度。 类似的看法,搜肠刮肚,只想到老子有个“迹岂履哉?”的质疑[1]。 硬拿“Die Erfahrung ist wie eine Laterne im Rücken”跟“迹岂履哉”去攀关系却也牵强的厉害。 放狗去搜,找不到任何跟这句德文对应的中文。 无奈之下换成英文,找experience, lanter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闲扯 | Leave a comment